觀看記錄 清空
    • 視頻
    • 資訊
    ×

    【異能】如此艷遇,她居然解開了我的褲腰帶……

    2018-12-22 11:40:48 男人小說 21692閱讀

    第1章 少年受辱

    商城火車站,車來車往,人流不息,摩肩擦踵。

    在臨近車站的一條偏僻巷子中,兩個身材魁梧保鏢模樣的中年大漢正在毆打一個青年。

    三人的身邊,還有一男一女兩名青年在旁邊冷眼旁觀,男的倨傲,女的冷漠,互擁圍觀。

    “寧濤,我警告你,吳安月現在已經是我的女朋友了,這次是給你個教訓,你要再敢騷擾她,下次我打斷你的腿!”

    兩名如狼似虎的保鏢打了幾分鐘,等到地上那名青年徹底失去反抗能力后,邊上站著的那名身穿襯衫的長頭發青年才假聲咳嗽了一聲,屏退了兩名保鏢,滿臉不屑的朝地面的青年勾了勾手指,略顯得意的道。

    襯衫男子歲數不大,約莫二十歲左右,但打扮的流里流氣,一身范哲夕名牌,脖子上掛著一個大金鏈子,頗為不倫不類。

    倒在地面上的寧濤很是狼狽,被兩個保鏢這般不知輕重的狂揍了一頓,渾身上下酸疼不已,身上更是臟兮兮的,有幾處劃傷,嘴角邊還有大片的血漬,嘴唇磕破了。

    “安月,是邵文林逼你的嗎?你告訴我?”

    盡管如此,寧濤對身上的傷勢卻視若無睹,一雙目光緊緊的看著長頭發青年旁邊的女孩,情緒激動。

    女孩看模樣也僅有二十歲出頭,稍顯稚嫩的臉上抹著濃煙的粉彩,上身著收腰短衫,下身則是一個迷你超短裙,此時正偎依在長頭發男子手臂上。

    “嘿嘿,寧濤,看來你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啊,安月,你自己和他說吧,也好讓這癩蛤蟆醒醒腦。”

    長頭發小青年手臂一伸,就搭在了女子肩膀上,順勢扭頭在女孩臉上親一口,囂張至極。

    被長發男子摟著的少女臉色微微一紅,不過隨后與男子含情脈脈的對視一眼,才深深吸了口氣,轉過頭來看著寧濤面露厭惡的道。

    “寧濤,我們已經過去了,我現在喜歡的人是邵文林,以后請你自重!”

    “為什么?”

    寧濤聞言瞳孔一散,話語喃喃,整個人一下子頹廢許多。

    “好,我今天就告訴你為什么,我們就要大學畢業了,就憑你什么都沒有,怎么能給我幸福!邵文林可以給我買項鏈,給我買手機,他爸爸更是給我找好了工作,你能給我什么,什么都不能給我我還跟你費什么勁!”

    吳安月越說越激動,看向寧濤的臉色也盡是鄙夷。

    “安月,你以前不是這樣的。”

    “是的,我以前確實不是這樣的,但我現在發現我以前太傻了,寧濤,現實點吧,我承認你對我好,只是我們不合適,文林也已經見過我父母了,他們已經同意我們在一起!”

    吳安月越說越激動,看向寧濤的眼神中鄙夷更重!

    “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

    眼前這女人明明很熟悉,寧濤卻在這一瞬間感覺到很陌生,此刻猶如丟了魂一樣,目光中盡是失望。

    “寧濤,現在你死心了吧,就憑你這鄉巴佬還想占有安月,哼,我隨便拿點錢也能砸死你,下次再讓我看見你,我扒了你的皮!”

    邵文林眼角翹起,整個人好像一個得勝將軍,此刻略顯猙獰。

    說完又看了眼吳安月,故意挑釁般的大聲道:“安月,昨天你表現的不錯,等到了東海,咱們去將你早就看中那個LV包買給你!”

    寧濤聞言一震,猛然一抬頭,看到吳安月略顯含羞的神色,心中算是徹底明白了,以前的吳安月已經沒有了。

    他與吳安月認識四年,談了兩年的戀愛,兩人從高中到大學,他只是才牽過對方的手。

    這倒不是他古板,他也知道大學生出去開房很正常,只不過他一直認為吳安月很保守,想要等到結婚的時候,哪里想到對方……。

    三人都是寧海中夏大學大四的學生,其實寧濤早在半年前就發現了異樣,只不過他壓根不敢往那里想。

    邵文林是什么人?在中夏大學有名的花花公子,他根本就不相信吳安月能看上他。

    只不過從大二暑假開始,吳安月就不再見他了,也不好好接他的電話,短信也不回,到她家里更是吃閉門羹。

    再有幾日便是開學的時間,寧濤為兩人買了火車票,原本想要一起坐火車回學校,也正好將此事說開。

    在他苦苦哀求下,對方終于答應在火車站見一面,哪里知道會有這個局面。

    “看來愛情還是擋不住金錢的誘惑。”盡管寧濤已經有了心理準備,還是感覺到一陣心痛。

    “吳安月,你會后悔的!”

    寧濤看了吳安月半天,神色動了動,臉上的表情才逐漸轉冷,面色平靜的道。

    這一刻,其實在他心里,已經為兩人的以前徹底畫上了句號。

    對方與他分手,他雖然心痛,也算是看的開!

    只是那邵文林根本就不是真心的,現在也只是逢場作戲,兩人在一起的結局不會太好。

    吳安月與這樣的人混在一起,徹底讓他失望了。

    “我就是后悔沒有早與你分手,寧濤,我勸你以后還是認清事實吧,就算你畢業了又能怎么樣,還不是沒有工作,我想你以后跟他們沒什么兩樣。”

    吳安月皺了皺瓊鼻,就指了指外面的地攤,嘲諷的說道。

    跟著邵文林兩個月,她算是嘗到了什么叫做錦食衣帛,雖然付出了一些代價,但感受到周圍羨慕的目光,她感覺一切都值了。

    現在她只想盡快與寧濤劃清界限,免得讓人誤會。

    “哈哈,安月說的不錯,寧濤,看在同學一場的份上,如果你畢業真找不到工作,要擺攤沒錢的話,我可以借給你幾千塊錢!”

    邵文林放肆的笑,滿是贊賞的摸了摸吳安月的頭發。

    “文林,事情都說清楚了,我們走吧,再晚恐怕到了東海就要天黑了。”吳安月縷一下秀發,嬌聲說道。

    “沒事,寶馬很快的,還有專門的司機,等下你上車只管好好睡,養足精神,晚上才有力氣干活!”

    邵文林從兜中將寶馬車鑰匙掏出來,故意說道。

    “討厭了你,走吧!”

    吳安月臉色緋紅,伸出粉拳,象征性的打了邵文林幾下。


    本網站所有內容都是靠程序在互聯網上自動搜集而來,僅供測試和學習交流。若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發郵件通知站長

    郵箱地址:把##換成@即可

    RSS訂閱  -  百度蜘蛛  -  谷歌地圖  -  神馬爬蟲  -  搜狗蜘蛛  -  奇虎地圖  -  必應爬蟲

    ??2019?www.exkbme.live?Inc.?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